打贏新時代教育評價改革攻堅戰總體戰


來源:中國教育報 10-22 石中英

編者按 中共中央、國務院近日印發《深化新時代教育評價改革總體方案》,以深入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關於教育的重要論述和全國教育大會精神,完善立德樹人體制機制,扭轉不科學的教育評價導向,堅決克服“五唯”頑瘴痼疾,提高教育治理能力和水平,加快推進教育現代化、建設教育強國、辦好人民滿意的教育。評價改革是教育改革發展的關鍵點和突破口,牽一髮動全身。為幫助廣大教育工作者深入領會文件精神,促進文件的紮實落實,理論週刊教育科學版開闢“深化新時代教育評價改革系列談”欄目,邀請專家撰寫署名文章,解讀文件精神,提出政策建議,敬請關注。

近日,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了《深化新時代教育評價改革總體方案》(以下簡稱《總體方案》),就如何在新時代全面貫徹落實黨的教育方針,扭轉不科學的教育評價導向,克服唯分數、唯升學、唯文憑、唯論文、唯帽子的頑瘴痼疾,構建富有時代特徵、彰顯中國特色、體現世界水平的教育評價體系做了系統部署。《總體方案》的出台突出強調了深化各級各類教育評價改革的緊迫性、系統性和全局性意義,標誌着我國教育評價改革正式步入深水區、進入新階段。

各級黨委和政府要發揮好領導作用

教育評價改革意義重大,同時也非常複雜。從意義方面來説,教育評價改革既涉及教育評價領域中具體問題的解決,又涉及貫徹落實黨的教育方針、推動國家教育事業的健康發展、加快推進教育現代化、建設教育強國、辦好人民滿意教育等宏大目標的實現。從複雜性方面來説,當前我國教育評價中一些頑瘴痼疾問題的形成有着非常複雜的原因,有教育內部的原因,也有教育外部的原因,有主觀方面的認識原因,也有客觀方面的社會成因。以往在中高考評價、教師學術評價、大學和學科評價改革中,經常會出現“牽一髮而動全身”的現象,問題的徹底解決往往超出教育系統自身的能力範圍。此次《總體方案》經中央深化改革委委員審議通過並以中共中央、國務院的名義發佈,正説明了深化新時代教育評價改革的重要性、緊迫性和複雜性,並因此對各級黨委政府提出了明確要求。

各級黨委和政府應努力提高政治站位,強化責任擔當,加強頂層設計和工作統籌,研究工作落實,切實擔負起落實《總體方案》的領導責任。特別是,各級黨委和政府須嚴格按照《總體方案》要求,“堅持正確政績觀,不得下達升學指標或以中高考升學率考核下一級黨委和政府、教育部門、學校和教師,不得將升學率與學校工程項目、經費分配、評優評先等掛鈎,不得通過任何形式以中高考成績為標準獎勵教師和學生,嚴禁公佈、宣傳、炒作中高考‘狀元’和升學率。”只有各級黨委和政府率先樹立了正確的教育價值觀、發展觀、質量觀和政績觀,真正發揮好深化新時代教育評價改革的領導作用,《總體方案》提出的各項重點任務才能夠得到實質落實並取得預期成效。

各級各類學校要發揮好主體作用

學校是教育教學的主體,擔負着立德樹人的任務。在深化新時代教育評價改革的過程中,學校的主體作用不可忽視。根據評價類型的不同,學校在教育評價中發揮主體作用的方式也不相同。

教育評價分為外部評價和內部評價。前者指政府或政府委託的第三方組織對學校教育教學工作和績效開展的評價,後者指學校基於自身辦學目標、育人理念等對教師和學生開展的評價活動。在接受外部教育評價過程中,學校作為被評價的對象,其主體作用表現在積極參與外部評價指標體系的討論,基於學生髮展、教師發展和學校發展的立場,對外部評價指標體系及據此開展的評價行為提出意見和建議,並結合實際正確地應用評價結果來改進學校的教育教學工作。針對社會上一些不合理的外部教育評價行為,學校要有分析、辨別和免疫能力,保障學校的教育教學秩序不受干擾。

就內部教育評價而言,學校應該充分地發揮自己的主體作用,應用好在內部教育評價方面的自主權。各級各類學校應當將立德樹人的成效作為評價學生髮展、教師發展和學校管理等學校各項活動的根本標準,內化到校內各種各樣的評價制度中去,不斷完善學校內部評價體系。

學校內部的教育評價制度,要反映學校的辦學定位、目標和特色,體現教育教學規律和教師專業成長規律,反省和改變傳統上學校內部評價過多、過細、過頻和過於功利化的問題,引導廣大師生將主要的時間和精力用在教育教學、學習與成長上,營造校長專心辦學、教師靜心從教、學生健康成長的良好教育生態。

專家學者要發揮好專業支撐作用

教育評價是一種具有高度專業性的活動,科學的教育評價體系需要建立在嚴謹的科學研究基礎之上。以往的一些教育評價改革之所以出現搖擺不定、爭訟不斷或“鐘擺現象”,一個重要原因就是評價方案的出台,缺乏嚴謹的科學論證和充分的價值辯護,最後不得不訴諸行政決定。

《總體方案》的具體落實,需要發揮好相關領域專家學者的專業支撐作用。相關領域的專家學者也要進一步強化責任擔當,積極主動參與新時代深化教育評價改革的攻堅戰總體戰,為《總體方案》的落實落地和取得成效貢獻專業力量,從而使得《總體方案》的落實不僅是一種政策行為,也是一種專業行為。《總體方案》也明確提出,要加強教育評價的專業化建設,發揮專業機構和社會組織的作用,創新評價工具,加強教師教育評價能力建設,培養教育評價專門人才,積極開展教育評價國際合作等。

從落實《總體方案》的實際需要出發,當前專家學者可以發揮的專業支撐作用包括宣傳解讀《總體方案》研製和出台的背景、意義、總體要求、重點任務、實施路徑等;研究當前深化教育評價改革所面臨的困難和問題,並就如何認識和解決這些困難和問題提出意見、建議;介紹和分析其他國家和國際組織在宏觀、中觀和微觀教育評價改革領域的新理念、新思路和新技術;支持一些地區和學校在《總體方案》精神的指導下,開展區域和學校教育評價改革的試點或試驗,總結分析一些正反兩方面的經驗和做法,並努力將它們提升到原則和規律的水平;促進教育評價問題的跨學科研究,依託學會、項目、會議等平台,匯聚多學科力量,深化對教育評價的理論、政策、技術和實踐等方面的研究,推動教育評價研究的理論、政策和實踐創新;積極參加各級各類教育評價領域的國際交流和對話,傳播教育評價改革領域的中國理念、中國方案和中國經驗。

社會各界要發揮好協同支持作用

深化教育評價改革,社會各界也不能袖手旁觀,而應該積極參與,發揮好協同支持作用。這是因為,學校雖是培養人才的地方,但選人用人則不僅在學校,更在全社會;學生的來源也不在學校,而是成千上萬的家庭。因此,社會上選人用人的觀念、標準、要求以及廣大家長的教育觀、成才觀,都會對整個教育系統和各級各類學校內部的教育評價產生深刻的影響。

如果各級黨政機關、各種事業單位和國有企業缺乏正確的選人用人觀念,在選人用人方面不能堅持德才兼備、全面衡量、唯才是舉,用“雙一流”“985”“211”等高校的學歷設置門檻,片面強調本科第一學歷以及學位、“帽子”(即人才稱號)、獎項等,自然會導致教育系統內部評價的價值偏差,併產生極其負面的社會效應。

如果廣大的家長認識不到自己孩子身心發展的獨特性和潛能,偏執地用“別人家的孩子”作為標準來要求自己家的孩子,不支持孩子根據自己的興趣、愛好、基礎、理想來選擇適合自己的發展方向和學習路徑,那麼也會給學校構建科學的教育教學評價體系帶來極大的壓力。

同樣地,在這個發達的信息時代,新聞媒體如果能夠以引領教育輿論、促進教育事業健康發展為己任,加大對科學教育理念和教育評價改革政策的宣傳解讀力度,合理引導社會心理預期,增進教育評價改革的社會共識,就會對深化教育評價改革產生正向支持和推動作用。在當前,新聞媒體要注意淡化對各級各類學校中高考的狀元、“清北率”、“考研率”以及一些人才“帽子”的宣傳報道,強化對各級各類學校立德樹人成效、廣大教師教育教學業績、科研人員的科研創新和貢獻以及學校內涵式發展經驗與做法的宣傳報道,及時總結、宣傳、推廣各級各類學校開展教育評價改革的成功經驗和典型案例。

教育評價改革是一個長期的系統工程,實現《總體方案》提出的各項重點改革任務也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做好“打持久戰”的準備。只要各級黨委政府、大中小學校、專家學者和社會各界對於深化教育評價改革的緊迫性、重要性和方向性達成了高度共識,積極發揮各自作用,共同研究和協同推進各項改革方案的落實,《總體方案》就一定能夠取得預期的成效,推動構建有時代特徵、中國特色和世界水平的教育評價新體系,為實現教育現代化、建設教育強國提供正確價值指引和有力制度保障。

作者系清華大學教育研究院院長、教授、博士生導師

編輯:李華山

2020年10月23日 08:13:46  清華新聞網

更多 ›圖説清華

最新更新